我們活在浩瀚的宇宙里,漫天漂浮的宇宙塵埃和星河光塵,我們是比這些還要渺小的存在。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時候就突然改變方向,陷入墨水一般濃稠的黑暗里去。你被失望拖進深淵,被疾病拉進墳墓,你被挫折踐踏得體無完膚,你被嘲笑,被諷刺,被討厭,被怨恨,被輕視,被放棄。但我們卻依然在內心里保留著希望,保留著不甘心放棄跳動的心。我們依然在大大的絕望里小小地努力著。而這種不想放棄的心情,它成為無邊黑暗里的小小星辰。我們都是小小的星辰。

鄉下,最美的總是星空。我的奶奶住在鄉下,是名副其實的子孫滿堂。過年時在別人看來的天倫之樂,在我們家就只能算是聚眾數人頭。有時她甚至會對一個哥哥愣上半天,半晌才說:“你是誰家的孩子?”

有時,一個人走在大街上,望著旁邊路人的腳步匆匆,我會想:我,到底是怎樣微不足道的一個存在?

我根本就是學霸背后的渣渣,是映襯金子的石頭堆,是舞臺上的跑龍套,是上天派到人間的路人甲。

今年早春,奶奶生日,由于要上學,沒能趕回家慶祝。傍晚,爸爸回來,向我們講起了奶奶生日上的排場和趣聞,說罷,嘆了一口氣,扭頭對我說:“今天你奶奶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個個細看了一遍,看完以后問我‘萱萱怎么沒來?’”我愣住了,心中泛起了莫名的漣漪,從未想過奶奶會如此重視我的存在,會在她心中為數不多的座位里給我留下一個位置。還能說什么呢?再不愛奶奶我都對不起她那時那刻對我獨獨的那位心意。只可惜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

八歲那年,學校在安盛門口舉辦了一個活動,其中一項節目是由學生們扮演的英文版的《白雪公主》。白雪公主啊,想當年那還是女神的白雪公主啊!!你知道我有多想參加那個節目么?可是每次老師都婉言謝絕了我的毛遂自薦,理由是:形象不符!!我不甘心,竟然夸張到每節課下課跑到老師辦公室來場《表演舍我其誰,老娘實至名歸》的演講,在我的輪番炮轟下,老師最后終于顫顫巍巍的在演員表后寫下了我的名字。我開心極了,早就通知爸爸媽媽帶好相機要照下我最美的一面。到了演出那天,爸爸媽媽的目光在舞臺上掃來掃去,硬是找不到我。呵呵,你們當然找不到了,因為我是那棵大樹!!我站在那里,像嘍啰一般。白雪公主纖細的身影離我是那么的近,又是那么的遠。從那時起,我便發誓,形象不符又怎么樣終有一天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,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,此時此刻,站在這個舞臺上的女孩,她叫李姚萱

在寫這篇稿子的時候我就在想,我很重要,我為什么重要,我重要在哪里。后來,我想通了。

我很重要,因為對于老師來說我們每一個都是他們的孩子。

我很重要,因為我的夢想讓我有了存在的價值。

我很重要,因為當我的朋友們傷心時委屈時失落時,這里,有一個肩膀可以供他們依靠。

我很重要,因為我嫩不浪費別人對我的愛對我的鼓勵對我的期望,我能用我的正能量來影響這個世界,哪怕只是一點點,我都很重要、

當然了,對我來說,你們很重要。

元旦聯歡會的演講稿

您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