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樣是一個雨聲淅瀝的立冬天。

人被困于這圍城之中。

拿走殘存的最后一點回憶與怨念。

在路上,恰巧見到螃蟹火紅的身影擦肩而過。

目若無人地、素不相識地,各自走各自的。

恰巧餓了,想起那家kfc,于是,又繼續一貫的“淋雨”風格,抱著一堆的瑣碎悶著頭往前走。是個,一直對自己很苛刻的人。

但今天回到這光鮮亮麗大樓的時候,又不禁想起那些委屈的過往、感動的瞬間、以及無可奈何的種種。心想,這些風風雨雨也好,磕磕碰碰也罷——都不過是人生之必須,跟女人要生產然后陣痛不已是一樣的。可惜的是那些熟悉的對話,那些看似親切的面龐,如今才相隔了一兩天,卻恍如隔世一般——到底是,有多不愛,才會這么快就忘卻。

餐已點好:活動特價的小食拼盤,外加一杯香濃醇厚的玉米汁。營業員大叔滿臉和氣地遞來額外一張紙巾說:擦擦。適才,覺得自己竟是如此狼狽不堪:新買的呢大衣濕透,剛做過家庭護理(已然沒有收入)的長發也濕漉漉的。經期的最后兩天還是。

坐到位子上,想哭不得,想笑不得,想找個體己的人,更不得。

來來往往的人,窗外的,窗內的,仿佛早已參透了這世界一般,最有文化的清理工見怪不怪地收拾著每一片殘局。或許他們,才是這世界上最大的贏家。

正當ta想著諸如“干爹”、“干媽”的問題,想著自己在此絕境是多么地不想活(其實是多么地渴望回去那樣的環境和狀態)時,幾個年輕人的對話飄入耳中。—— “難道你沒有體會過分手的傷痛嗎?”

“沒有。”

“不會吧?對了,你那個嬸兒是行長還是部長?”

“哎,不明白,為什么,同樣的事情,不同的人做,就完全是兩種結果?果然還是個刷臉認爹的社會!”

“還是討論受傷的話題吧。你不覺得,老大這樣的做法、公司這樣的做法,很讓人受傷嗎?”

不肖繼續往下聽,苦笑一聲,“受傷”,不正是自己長久以來并且最近愈演愈烈的感受么?想一想,每天就是醒著睡,坐凳做五分之一的狀態,但依然是今天的結局。而這幾位同學所說的話,像極了剛畢業的學生之口吻。

于是,轉過身,開口:

“同業?”

“哦,你也是做項目的?”

窗外的雨開始變得溫和起來,屋內的光線于是變得柔和起來。

扯天扯地的內容,卻是糾結而又可笑的。

C’est la vie .

又再次一個人回到已經過了高峰期的地鐵上。

同進車廂的一個女子,正臉瞧,原來是位似乎在擔心兒子高考分數的中年女士——之所以不是婦女,因為還沒有發福也沒有那種頹然之氣,燙著卷發,穿著得體的網格黑絲襪。異域綠的連衣裙,跟車廂淺淡的橘黃,倒是很搭。

頹然的是,她旁邊坐著的一位男士。手里握著一瓶喝到一半的朝日啤酒,旁邊擠著一個歪七八倒的自己買的公文包。右手撐著電話大聲呼喊著:“我們今年還有600萬要完成,2019年的規劃是。。。。。。”不是很想聽他在說什么,因為平時聽得已夠多(也意味著被傷的有多少),但對面這個男人,被酒熏紅的臉頰和被酒撐開的肚皮,已經顯示出,他真的有些醉了,且不是個善于照顧自己的人。

還未來得及多觀察,男子突然把臉伸向左邊的另一女子,嘿嘿傻笑了一聲。而女子則常態地放下適才在玩的手機,對男子說:“哎呀,這幫人怎么搞的!”女子長得不美也不魅,中型體格,腳上蹬著一雙登山鞋,渾身上下穿著一套灰不溜秋名不見經傳的運動衣,就內襯是亮黃色,才讓自己顯得不至于過度的土氣或難看。想來二人,應是一起來出差或就是住在地鐵沿線的夫妻。

如此艱辛,似乎,也未必過得很幸福。但也說不定,超級幸福——因為知足。

臨了下地鐵,抱著一團亂麻,出到站外,尋找雨天必備的電動三輪——剛想叫上那輛帶廂帶門兒的,卻被那對“幸福的夫妻”,捷足先登了。

這廂的微小說

您可能喜歡

  • 誠信的名言-誠信名言名句
  • 喬布斯名言喬布斯經典語錄
  • 愛國名言-經典愛國名言